TOP

【天南地北遂寧人】蔣衛平:不忘初心 堅守實業
2019-08-29 10:28:58 瀏覽:4403次 評論:0



▲天齊鋰業創始人、董事長蔣衛平

鋰,作為鋰電產業的基礎元素,被譽為是21世紀的“能源金屬”和“推動世界前進的元素”。近年來,隨著電動汽車和儲能需求的增長,全球鋰電池行業迎來了發展的黃金期。


1992年,在射洪城北的一塊河灘地上,射洪縣鋰鹽廠誕生。


2004年,蔣衛平率隊收購這家已資不抵債的縣屬國企,射洪縣鋰鹽廠更名為天齊鋰業。


經過十余年的發展,就是這家當初并不被看好的縣城小工廠,在全球鋰業的“戰爭”中掀起驚濤駭浪,上演了一系列堪稱傳奇的并購大戲。


從攔截式收購全球鋰業巨頭泰利森,到收購智利鹽湖巨頭SQM股權,天齊鋰業由一家單純的鋰鹽加工企業,一躍成為全球鋰業龍頭,手握全球鋰業版圖中足夠分量的話語權。


企業成長的艱辛與不易、跨國并購的步步驚心、市場搏擊的刀光劍影……近日,在天齊鋰業成都總部,天齊鋰業創始人、董事長蔣衛平接受專訪,首度深度梳理天齊鋰業的成長歷程,傾述自己堅守實業、恒久不變的初心。




第一部分·初心

“我始終喜歡實業,我喜歡生產,喜歡聽機器那種轟隆隆的聲音。”


記者:為何選擇了鋰?

蔣衛平:氫、氦、鋰是元素周期表中的前三位,排在第三位的就是鋰,是密度最小的金屬,也是已知元素中金屬活動性最強的金屬,還能在核爆炸中起到控制速度的作用。我本身也對特殊的化學元素特別感興趣。


早在20世紀90年代,日本就生產出了可重復充電、可商用的3C類鋰電池。雖然鋰在當時仍是一個不太被人看好的產業,但通過深入了解,我始終堅信它的市場應用潛力很大,前景廣闊。


記者:為何選擇了射洪?

蔣衛平:就我內心來講,我始終喜歡實業,喜歡生產,喜歡聽機器那種轟隆隆的聲音,對制造業有一份特殊的好感。


以前做貿易,但貿易的規劃性不好,發展的預期不明晰,所以我還是一直想做實業,想辦生產性企業。


收購射洪工廠時,工廠已經資不抵債,而且工廠工作環境很糟糕,要是進廠區走一圈,褲子上全都是一圈白灰。但這些都不是大問題,經過前后多輪競爭性談判,我們便將射洪工廠全盤接手,收購的效率還是挺高的。


當初在收購射洪工廠時,其實也沒有多想,只是想著通過對流程的再造和科學的內部管理,控制好成本,我們有能力讓工廠很快實現盈利。


扎根射洪,當初也沒有什么遠大的目標,就是堅守初心,一直圍繞鋰這個主業來思考,就這么一步步走到了今天。


記者:在發展低谷期,有沒有過動搖?

蔣衛平:從來沒有。身邊也有朋友跨界做房地產,做金融,我們沒有跟風,始終在自己熟悉的領域里打拼。任何一個行業的發展,都是在曲折中前進的,即使遭遇低谷,只要認準了方向,依然值得堅守。


我始終認為,如果都去趕浪潮,最終會被浪潮打下來。


▲天齊鋰業發源地——射洪基地


第二部分·成長

“在新能源領域,可以自豪地說,天齊做到了全球頭部企業。”


記者:梳理天齊鋰業的成長,有哪些關鍵節點?

蔣衛平:我們的發展有幾個重要臺階,首先是2010年天齊鋰業上市,企業從私人老板打理的公司轉變為規范治理的上市公司,徹底理順了企業發展的機制問題;二是2014年完成收購泰利森,解決企業的生存發展問題。第三是2018年參股智利SQM,從戰略角度看,這次將徹底奠定天齊鋰業在世界鋰行業的地位。


工業的發展,是以資源為基礎。


天齊鋰業在國內外的四大生產基地,鋰輝石原料都是來自泰利森。曾經泰利森從上游源頭牢牢控制著天齊鋰業的發展命脈。每一年,我們都要和泰利森進行艱難的價格談判。雖說是多年合作伙伴,但每一次談判都很艱難。通過兩輪國際并購,天齊鋰業擁有了堅強的資源保障,可以和美國雅保、智利SQM這樣的國際巨頭平等競爭。在新能源材料領域,可以自豪地說,天齊做到了全球頭部企業。


記者:天齊鋰業的兩次海外并購,實現了“蛇吞象”的逆襲,但也步步驚心。您認為,過程中最大的阻礙是什么?

蔣衛平:通過兩次海外并購,推動天齊實現了由弱到強的轉變。結局雖然圓滿,但過程充滿波折。我認為,最大的阻礙,是來源于海外合作者對我們的不夠了解,對我們的認識還遠遠不夠。


由于把持著智利阿塔卡瑪鹽湖的開采權,智利SQM是全球最大的碘、硝酸鉀生產商,成本最低的鋰生產商。從全球鋰行業市場占有率來看,截至2018年,SQM擁有20%的市場份額,為全球第二位,并且成本優勢極其明顯。


早在2016年9月,天齊便與SQM大股東龐塞(Ponce)家族進行了接觸,并提交了收購股權的報價文件。但后來由于龐塞家族宣布終止出售SQM股權的交易,第一次股權收購被擱置。


直到2018年,我們才迎來了新的契機。但對于這次天齊的收購,很多人也認為天齊去智利只會兇多吉少。我們的收購案還被鬧上了智利憲法法院,經歷了不少波折,但最終還是通過了。


股權收購完成后,SQM第一大股東Pampa集團高層來到了中國,走進天齊張家港生產基地,參觀我們的全自動化電池級碳酸鋰生產工廠,走進射洪生產基地,看我們的實驗室,看我們的高質量產品。


每看一個地方,一行人向我們說的最多的是,真的是百聞不如一見,要加強了解和合作。因為他們發現天齊的生產基地,在生產工藝、安全環保、自動化程度、員工素質等多個方面,都要遠遠領先于同行業其他公司,并且也是實實在在做實業的同路人。


記者:天齊鋰業的成長中,走出去是關鍵。您認為,民營企業如何才能更為穩健地走出去?

蔣衛平:中國企業,特別是中國的民營企業,選擇走出去,已是發展的必由之路。


中國企業走出去,要按照國際慣例來做,要以更為苛刻的標準來要求自己,樹立中國企業良好的形象。我們在西澳格林布什拿礦,經過幾年的經營,格林布什小鎮獲得了澳大利亞綠色小鎮的稱號。這是我們主動要求改變的結果,現在的礦山不像傳統意義上的礦山,非常綠色和生態。


我們在西澳大利亞奎納納(Kwinana)建設兩期共計4.8萬噸電池級氫氧化鋰生產線,在建廠之前,優先考慮的是國際領先的環保技術,我們專門邀請了澳洲本地的優秀公司,編制高于現執行標準的污染防治、清潔生產方案。


要讓海外合作者充分地認識我們,常態化的互動交流必不可少。我們把澳大利亞工廠的員工分批派到中國來,到天齊的國內生產基地培訓,用他們的切身實踐感受中國人是如何踏實做事的,知道中國企業又是如何推動高質量發展的。


另外,雙方的文化交流也至關重要。在天齊的推動下,西南財經大學和西澳大學攜手合作,首屆中澳校際經貿論壇、 2018中澳經貿合作研討會已分別在澳大利亞珀斯和成都舉行,有力促進了兩校青年學子的互動交流。這僅僅是第一步,天齊還將積極參與教育資助、國際文化交流等合作項目的實施。


▲天齊鋰業澳洲奎納納氫氧化鋰工廠


第三部分·市場

“洗牌現在已經開始,到底誰能勝出?這要看自我革新、自我革命做得好不好”


記者:收購SQM的23.77%股權,天齊鋰業斥資40.66億美元。根據天齊鋰業2019年一季財報,負債合計為330.96億,資產負債率上升至73%,去年同期為41%。市場都在關注杠桿如何降下來?

蔣衛平:這確實是天齊暫時的一個負擔,但我們也有能力有辦法把負債降下來。


圍繞降負債,我們將力爭在未來12個月內,在保證公司財務安全和保持正常的財務杠桿率的情況下,將負債降至合理水平。


對于現有有息負債,我們已制定了相應的還款計劃,包括拓寬融資渠道,綜合運用境內外各類融資工具為本金償付籌措資金。


今年4月,天齊鋰業年度股東大會批準了公司以每10股配售不超過3股的比例向全體股東配售總量不超過3.43億股股份,募資總額不超過70億元,此次配股募集資金將全部用于償還部分并購貸款。還有SQM每年的穩定分紅,也能沖抵很大一部分貸款利息。


就今年而言,貸款利息對公司的利潤會帶來較大消耗。如果我們能把負債率降到50%,就比較輕松了。


記者:您剛才提到了SQM每年的分紅值得期待,但SQM未來的資本開支是否會很大?

蔣衛平:SQM開發的智利阿塔卡瑪鹽湖,氣溫高,蒸發量超過降雨量,鋰在鹽田中的回收率可達到80%。另外,鹽湖晶間鹵水鋰濃度之高屬于世界罕見,鎂鋰比又比較適中。正因為如此,阿塔卡瑪鹽湖可以通過太陽能蒸發和沉淀直接進行低成本生產,這比所有礦石提鋰工藝成本都低。


SQM還有很大的擴產提效空間,而且擴產提效的資本投入也很低,因為他的基礎設施都是現成的。所以綜合來看,SQM還有巨大的開發潛力,并且新增資本投入也不會太高。


記者:電池級碳酸鋰近年曾一度達到每噸15至20萬元的高價位,而目前每噸僅在6至7萬元的價格維持,您如何看待價格的“斷崖式”滑落?

蔣衛平:價格最終由誰來穩定?還是得靠市場自身。就目前態勢來看,需求端是正常增長的,價格的波動是供應端出了問題,供需平衡被打破了。


每一個行業都有自身發展周期,每一個周期都有高有低。走到低谷期,就面臨洗牌。洗牌現在已經開始,上一波蹭市場熱度的涌入者,在這輪洗牌中會很難受。到底誰能勝出、誰會掉隊?這要看自我革新、自我革命做得好不好。

我們也可以看到,就目前而言,鋰行業的透明度還不夠,經過多輪洗牌后,相信整個行業會更加透明,會有成熟的定價機制。


▲2019年6月,蔣衛平(左)參觀SQM生產基地。


第四部分·眺望

“我們不會把自己僅僅局限在資源里,而是始終在思考新材料的實現”


記者:市場關注氫燃料電池對鋰電池的沖擊,您如何看待?

蔣衛平:燃料電池和鋰電池兩者的應用結果都是一致的,均實現零排放、無污染。


但電池本身,兩者卻完全不一樣。能量來源不一樣、存儲方式不一樣,充電樁和制氫站的建設成本也大不一樣。兩者不存在誰替代誰的問題,而是各自側重的應用領域不同,都可以在自身擅長的領域發揮作用。這就好比汽油車和柴油車的區別,一個主攻乘用車市場,一個主攻大噸位運輸。


我認為,新能源汽車市場被氫能源全部替代,沒有這個可能。


記者:在目前鋰電唱主角的新能源汽車市場,大家對鋰電池的表現仍不盡滿意。

蔣衛平:隨著綜合成本的下降,鋰電新能源汽車已被大眾廣泛接受,但必須承認目前仍有不足。能跑多遠?充電多久?是否安全?這仍是普遍存在的三大焦慮。


隨著技術的進步,可以相信在2025年以前,汽車動力電池的性能會實現大的提升。下一代汽車鋰電池將具備續航600公里的儲能量,充電在15分鐘左右,安全性得到極大提升。


記者:消除焦慮,天齊鋰業能做什么?

蔣衛平:從天齊的角度思考,要消除大眾的焦慮,就需要我們為動力電池提供更高品質的材料。成為以鋰業為核心的新能源材料產業國際領導者,這是天齊近兩年提出的發展愿景。我們已有了豐富的資源,但我們不會把自己僅僅局限在資源里,而是始終在思考新材料的實現。


在新材料的研發方面的欠缺,是天齊目前的短板。特別是新材料方面的原創性技術積累,天齊目前還沒有真正地占到一個高位上去。需要我們沉下心來,在新材料的技術研發方面加大投入,厚積薄發。


目前,天齊已參股了兩家固態電池研發企業,一家國內企業,一家美國企業。圍繞電池性能的提升,我們和合作伙伴一起思考,一同進步,不斷提升材料本身的技術指標。


記者:在遂寧,鋰電及新材料產業已被明確為推動全市產業發展的“一號工程”,并提出建設“中國鋰電之都”的目標。您對此如何看待?

蔣衛平:天齊的根,始終在遂寧。我們的每一次發展,取得的每一個進步,都得到了家鄉遂寧的鼎力支持。遂寧,已是鋰電產業無論如何也繞不開的名字。


遂寧鋰電為何能形成如今蓬勃的發展態勢?我在想,這也跟地方政府對發展方向的始終堅守密切相關,一屆接著一屆干,一棒一棒地傳遞下去,發展的方向不變。雖說遂寧鋰電沒有一次性投資幾十上百億元的大項目,但我們能一年一年持續地投入,通過不斷的積累,迎來了可觀的產業投入和規模。


聚焦新一輪發展,需要認真思考的是,我們的優勢又在哪里?


相較于沿海,西部地區最大的優勢就在于資源。如果可以把資源就地轉化為產品,轉化為材料,我們就可以建立領先于沿海的發展新優勢。


而就遂寧而言,更需要我們沉下心來,扎扎實實地推進技術的進步,以形成鋰電新材料產業的集聚,建設下一代的新制造中心。

-END-


來源:川報觀察


Tags:
】【打印繁體】【投稿】【收藏】 【推薦】【舉報】【評論】 【關閉】 【返回頂部
分享到QQ空間
分享到: 
上一篇【天南地北遂寧人】夏吉先:犯罪.. 下一篇 【天南地北遂寧人】李言榮:滴水..

驗 證 碼:
表 情:
內  容:

最新電視節目

圖片主題

關于我們 | 聯系我們 | 加入我們 | 法律申明 | 廣告服務 | 加入收藏 | 設為首頁
SCSNTV.COM 遂寧傳媒網版權所有 未經授權不得轉載
蜀ICP備14002428號-3
好运彩3d 大嘴棋牌最新版 850棋牌游戏旧版官方 上期算出下期五行公式 千炮捕鱼攻略 黑龙江36选7开奖官网 姚记电玩注册送555 下载广东麻将 分分彩精准计划软件 江西11选5官网 河北11选5玩法 哈灵浙江麻将哪里下 管家婆精准四肖期期淮 nba历届总冠军 海南琼崖麻将iPhone 重庆时时开奖结果记录 西甲复赛